<video id="9jbff"></video>
<ins id="9jbff"><noframes id="9jbff"><cite id="9jbff"></cite>
<cite id="9jbff"><noframes id="9jbff">
<ins id="9jbff"><noframes id="9jbff"><cite id="9jbff"></cite>
<var id="9jbff"><th id="9jbff"></th></var>
<i id="9jbff"><th id="9jbff"><i id="9jbff"></i></th></i>
<ins id="9jbff"><noframes id="9jbff">
<del id="9jbff"></del>
<ins id="9jbff"><noframes id="9jbff">

返回首頁

登陸 | 注冊   呼啦論壇   舊版回顧

陜西寧陜縣引導家長用科學方法進行早教 山里的娃娃也細養

發表時間:2019-07-05 07:21:27    來源:人民日報

  核心閱讀

  在陜西寧陜縣,一個個養育中心正悄悄改變著當地人的育兒觀念:培育0—3歲的嬰幼兒,“吃飽玩好”已不再是最大目標,農村娃也需重視心智情志的發展。

  這些養育中心根據嬰幼兒發展特點,配備玩具教具,開設不同課程,讓家長在帶娃的過程中,通過科學方法,實現“精細化”培養。此外,山區寶寶也有專業的養育師“送教上門”,基本實現了全縣1400余名嬰幼兒早教全覆蓋。

  年輕父母外出打工,家里老人幫忙帶娃,“吃飽、玩好、別摔著”成了最大目標,至于孩子的全方位成長,則付之闕如。2018年初,陜西寧陜縣著手解決農村地區0—3歲嬰幼兒教育服務缺失問題。如今,在各方推動下,全縣1400余名嬰幼兒基本實現早教全覆蓋。“雖是貧困縣,但不能讓大山擋住視野。”走進寧陜,這句當地人常掛在嘴邊的話,藏著許多故事。

  轉觀念

  家長受益于“帶娃新招式”

  上午9時,筒車灣鎮許家城村,山雨綿綿。臨街的養育中心剛開門,家長抱著孩子陸續趕來。不一會兒,門外的雨傘就已擺滿。

  筒車灣養育中心共有4名養育師,對應全鎮73名幼兒。有空了就到中心坐坐,逐漸成為小鎮家長們的一個習慣。

  但在一年前,這里可謂門可羅雀。“學習咋帶娃,家長并不買賬。參與度低,是最大難題。”身為鎮上養育師的小組長,28歲的張舉歡有些無奈。在寧陜農村地區,嬰幼兒的“粗放式管理”相當普遍。老輩人觀念落后,年輕父母亦欠缺科學育兒方法。

  “做好嬰幼兒教育撫育,是我們補齊教育短板的著力點。”在寧陜縣兒童早期發展管理中心主任李明軍看來,對農村下一代人口,夯實素質根基尤為重要。

  2018年6月,筒車灣養育中心正式開辦。養育中心既培養幼兒的情志心智,更關注家長帶娃的科學方法。精細化的“帶娃新招式”,讓小鎮大開眼界。

  據介紹,養育中心根據嬰幼兒發展特點及規律,配備了248個親子活動與對應玩教具,以及230類、800余本嬰幼兒繪本。

  “唱兒歌、讀故事、做游戲、玩玩具,我們的課程以周計。”張舉歡打開“17—1”儲物柜(17個月齡第1周),取出對應繪本,并配有一套五顏六色的積木教具。這堂“一對一”課程,主角是近一歲半的周子嫣和外公黃如相。

  “玩這套游戲,可以鍛煉手眼協調能力。”張舉歡拿起積木,給黃如相耐心講解,“上完課,可以把繪本教具借回家,記得帶寶寶鞏固練習。下周上17—2課程時,還回來就好。”

  “外孫女以前膽子小,現在活潑多了。”黃如相感嘆,“以前總覺得帶娃很容易,想不到這里面有大學問哩!”

  截至今年5月,筒車灣養育中心共開展“一對一”課程1377次,集體閱讀及故事會167次,繪本借閱1166人次。“這一年下來,家長的參與熱情逐漸升溫,育兒觀明顯轉變。”李明軍說,“建立新觀念,并非易事。邁開第一步后還需持之以恒的努力。”

  全覆蓋

  山區寶寶獲得“送教上門”

  一年來,寧陜縣境內20個養育中心已全部投入使用。這些中心的選址與設立,有條重要標準:3公里范圍內,幼兒數量須達到15名以上。那些深山偏遠村莊里的寶寶,怎么辦?

  從縣城出發,順著蜿蜒山路盤旋,驅車近3個小時,方抵達廣貨街鎮元潭村。村民唐燕今年24歲,正給寶寶唐安澤講繪本故事。“兒子長大后,一定要走出大山。”唐燕說,丈夫在外地打工,過年才能回家,老人在地里種土豆、收玉米,孩子全靠她帶。“我做夢都想好好培養孩子,但實在不知道從哪下手。”

  臨近的江口鎮、廣貨街鎮,都設有養育中心。而元潭村恰好位于中間。唐燕曾背著孩子,走了十幾里山路去鎮里學習過。大山阻隔,終難堅持。

  “解決這個問題,我們的做法是:幼兒多的地方,家長到養育中心參加活動;幼兒少、居住散的村落,就派養育師送教上門。”李明軍介紹,元潭村共8個幼兒,由村里1名養育師以家訪形式覆蓋,“山區寶寶,一個都不能少。”

  正說話間,養育師石紅蘭帶著繪本前來上課。“寶寶來摸一摸,小貓的爪子軟軟的,胖乎乎。”石紅蘭給寶寶示范完,轉過頭給唐燕講解,“半歲幼兒的繪本,顏色鮮艷,圖畫線條粗簡,這符合孩子的視覺發育階段。平時引導寶寶摸不同的材質,能鍛煉他的觸感。”

  唐燕像個認真的學生,頻頻點頭。如今,她很少玩手機,給兒子講故事多了起來:“寶寶一有進步,我就給他鼓掌。石老師說過嘛,要多多鼓勵呢!”

  目前,除了20個養育中心,寧陜還建立了6個類似元潭村的養育服務點,共服務偏遠山村寶寶80個。“通過這26個點,全縣68個行政村、12個社區已實現全覆蓋。”李明軍說,“每位養育師都經過了嚴格的專業脫產培訓,做到持證上崗。”寧陜立足山區實際情況,就地選才,公開招聘養育師61名,其中6人專職負責偏遠山村的“上門家訪”。

  探模式

  各方力量一起“養育未來”

  2018年初,在陜西師范大學教育實驗經濟研究所等機構的支持下,“養育未來”項目落地寧陜。

  對寧陜縣而言,雖然地處秦嶺深處,這個貧困縣多年來卻一直保有濃厚的重教傳統。2009年,為打破“低學歷—易貧困”的惡性循環,寧陜縣開始免除高中生學費。當年,全縣上下擠出400多萬元經費,超過財政收入的1/4,高中入學率由44.6%一舉躍升至84.6%。

  “8年前我們就已開始實行‘15年免費教育’。”寧陜縣教育體育局局長石功賦說,“從幼兒園到高中,寧陜的娃娃只要肯學,我們都盡全力保證。”

  窮縣辦出富教育,如今寧陜又將目光聚焦在嬰幼兒群體。

  “在貧困縣實踐早期教育,對我們來說是新生事物,沒有現成的路可走。”石功賦表示,目前的合作模式,可歸納為“政府主導、公益支持、學者參與、家長配合”。

  今年5月,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《關于促進3歲以下嬰幼兒照護服務發展的指導意見》強調,發展嬰幼兒照護服務的重點是為家庭提供科學養育指導。“對于縣域早教實踐,我們將繼續探索、創新。”寧陜縣委書記張益民說,這代從0歲開始接受科學養育的娃娃,效果短期難以顯現。“但十幾年后,今日這份悉心澆灌,有望成為寧陜人口素質的轉折點。”(記者 高 炳)

編輯:施華瓊    

推薦閱讀 »


热热色琪琪色_from wm825851_4438在线视频_2018久草